当前位置:主页 >> 明星秘闻 >> 明星艳照

长江证券 艳照门-生于1978:我这四十年

2023-06-18 19:48:22| 来源:| 编辑:| 点击:16次

1

1978年12月18日,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幕,中国正式开始改革开放的那一刻,作为新生儿的我还没有满月。我出生在四川长江边三线小县城的一个工人家庭,父母都是偏僻山村出身的底层劳动者。

我满周岁拍照的时候,中国与美国正式建交不到一年。来自四川的伟人提出中国要实现四个现代化,本世纪的目标是实现小康。

我两岁的时候,伊拉克和伊朗的两伊战争爆发,当时谁也不觉得跟我家有什么关系。七年之后,我的父亲在伊拉克的工地上心惊胆战地躲避炮火。后来我才知道,这就叫全球化。

我三岁的时候,电视剧《霍元甲》“万里长城永不倒”的歌声正全国传唱。

四岁那一年,计划生育作为基本国策正式实行,于是我注定成为独生子女。

生于1978:我这四十年

五岁时,第一届央视春晚开播,我也被带进电影院看了李连杰的《少林寺》,一角钱一张票的票房最后是一亿。

六岁时,黄日华和翁美玲的郭靖黄蓉是我的偶像。家里没有电视,一层楼里有一台公用的,屏幕前挤满了人头。

七岁那年我上小学了,在父母单位的子弟校读书。那一年四川老乡尧茂书在漂流长江时遇难,震动全国。后来才明白,八十年代是一个理想主义的年代。

八岁的时候,国家开始实行夏时制,一到夏天就要把钟表往前提前拨一小时,目的是为了节省能源。

九岁我跟着出差的父母第一次到了首都北京,第一次坐地铁到了天安门广场,但那时还不流行看升国旗。

十岁那年,一个四川的小英雄赖宁成为了我学习的新偶像。老师和各种书籍把他描述得无所不知、无所不会、无所不能,关于向他学习的作文写了不知多少篇。除了救火失败牺牲之外,赖宁没有缺点。

2

十一岁那年,我的偶像是来自台湾的小虎队:吴奇隆、苏有朋和陈志朋。我买他们的磁带,守在电视前等待他们的现身。

十二岁时上海证券交易所开业,我对此一无所知。要等到许多年之后割肉,才认识那一年出现的股票。

十三岁那年我小学毕业,海湾战争爆发。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场现场直播的战争。在目睹爱国者导弹拦截飞毛腿导弹之后,我成了一个军迷。

十四岁那年,一个叫“香港卫视中文台”的电视台在内地风靡一时。一部叫《东京爱情故事》的日剧每晚一集,台版配音的赤名莉香和永尾完治给我上了关于爱情的第一课。

生于1978:我这四十年

十五岁那年,Beyond的主唱黄家驹去世了,他的《海阔天空》成了我这一代最励志的一首歌。

十六岁我初中毕业,因为父母工作调动的关系,全家跟随单位搬到了成都的郊区。这一年年底,《春天的故事》唱遍大江南北,“啊中国, 啊中国,你展开了一幅百年的新画卷。”

十七岁那年的五一劳动节,国家开始实行双休了,但作为高中生没有什么变化,仍然是周六上课周日休。那一年四川全兴队“成都保卫战”跌宕起伏,也是我见过的最火爆的球市。

十八岁的时候准备迎接高考,每天最愉快的时候是晚饭时看一集《灌篮高手》,看樱木和流川枫互殴。

十九岁离高考还有半年的时候,我们在教室里收听直播:邓小平去世。我的高考成绩在我那个中学还算行,把我送进了位于成都九眼桥的四川联合大学。进校两年后,饱受抨击的校名改回了四川大学。

二十岁,在象牙塔里度日的我被一部电影和一部电视剧洗脑。电影是火爆异常的《泰坦尼克号》,电视剧是赵薇、范冰冰、林心如、苏有朋、皇阿玛和容嬷嬷的《还珠格格》。这一年长江中下游特大洪水,但没有四川什么事。

3

二十一岁,赵本山在那年的春晚里朗诵“改革春风吹满地”,美国轰炸我驻南大使馆使得全国高校的反美示威游行一浪高过一浪。因为这层关系,中国女足在美国屈居世界杯亚军,让挤在茶馆里看球的我们扼腕叹息。那年我买了第一台电脑,装上Windows98,在网吧里注册了自己的第一个QQ号。

二十二岁那年最热门的词是“三个代表”,我也第一次关注美国总统大选:民主党的戈尔最终惜败共和党的小布什。

二十三岁,我本科毕业后继续读研。报名结束回家,看到电视上飞机正冲向纽约的世贸大楼。在我国第一时间表示坚决支持反恐后,那年年底我们成了世贸组织(WTO)的成员。

二十四岁,第一次不用熬夜看日韩世界杯,然后见证了国足一球未进连吞九蛋黯然回国。年底张艺谋的《英雄》上映,国产大片开始占据电影票房排行榜。

二十五岁忙着写拿学位需要的论文,非典肆虐的时候,街上都没有多少人。年底福彩双色球也上市了,但我不曾买。

二十六岁我终于离开了大学校园,走上社会进入职场,进入成都最强大的都市报工作。因为开始喜欢上摄影,我做了摄影记者。那时记者的收入跟房价比很可观,我第一个月的工资可以在成都市中心买足足两平米。

二十七岁我才因为采访第一次坐飞机,因为采访第一次出国。夏天我在成都拍超级女声选秀,一路目送路人甲李宇春、路人乙张靓颖从默默无闻到红遍全国。

生于1978:我这四十年

二十八岁我结婚了。年底我第一次登录淘宝网网购,收到的第一件快递是一台胶片相机。这时淘宝网成立三年,而双十一还要再等三年才会出现。

二十九岁,我的手机是三十万像素的诺基亚,而第一台Iphone刚刚在美国发布。

三十岁那年发生了很多事,一开年就是整个南中国暴雪灾害,跟着陈冠希张柏芝艳照门照片曝光,然后在一个普通的周一下午两点二十八分,汶川地震让全国都感觉到了震动。当时我的孩子刚满月,在帐篷里过了两星期。

三个月后奥运会在北京开幕,我在成都的医院病房里,拍汶川地震的伤者看电视直播。

4

三十一岁,我开始使用微博,手机是安卓的HTC。

三十二岁,人类有史以来票房最高的电影《阿凡达》全球上映,影院爆满。成都的第二条地铁线通车,还有数条地铁同时开工。

三十三岁我第一次到美国,在白宫和国会山前打卡。我注册了刚刚出现的微信,不知道将来我会用它取代现金支付。

三十四岁我第一次到伦敦,在泰晤士河边的议会大厦前感叹:一个多世纪之前,一群英国议员决定用军舰敲开中国闭关自守的大门。中国的现代化进程,竟然是从这里开始的。

三十五岁国家决定全面放开二胎,但我不敢生二孩:精力和财力都不足以支撑。于是我的孩子多半也要成为独生子女。

三十六岁因为孩子要上小学,为了方便接送,我把工作时间不固定的摄影记者工作换成了新媒体小编,但只做APP不做微信公号。

三十七岁我去了天津滨海新区,回成都后二十天,那里发生了大爆炸。新闻发生了,我曾在现场。

三十八岁单位安排我开始做微信公号,后来就一直到现在。第一篇十万加是武昌起义105周年。辛亥革命,离现在也已经一个多世纪了。

去年是我高考二十年,也是中国恢复高考的四十年。当年高考前一星期,我在电视上见证了香港回归。改革开放初始,香港文化曾经深刻地影响了我这一代人,后来是日本文化,但现在似乎都式微了,更强势的还是欧美文化。

生于1978:我这四十年

今年我四十岁,改革开放四十年。作为渺小无比的个人,我在国家民族的巨变中受益,也随时代的演进而被裹挟。我的命运,决定于国家和时代的命运。我跟千千万万的同龄人一样,期待国泰民丰、健康平安、远离垃圾人;我期待生活平静、社会稳定、生活品质不下降。

我没有妄念,只有当下。我的头发越来越少、体脂越来越高、皱纹越来越多、记忆越来越差、人设也越来越油腻——不过又有什么关系呢,时代最终反正会抹掉我,但却一定会铭记跟我同龄的、伟大的改革开放。

打开支付宝首页搜“565326437”领谈资红包,领到大红包的小伙伴赶紧使用哦。